筆趣閣

登陸 注冊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臨淵行 > 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

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裘水鏡背后的那些士子心里毛毛的。
  那個叫蘇云的少年盡管笑容里充滿了陽光,但是在這陰氣沉沉的鬼市中,卻顯得倍加陰森、恐怖。
  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而且還是一個瞎子,竟然混在一群狐妖之中,跟著一頭老狐上學讀書!
  跟著狐妖上學倒也罷了,關鍵他又是怎么闖入天門,跑到鬼市里來的?
  要知道這天門鬼市是矗立在高空之中,尋常人根本看不見天門的道路,更別提進入門后的鬼市了。
  一個小瞎子,是如何登上高空來到這里的?
  如果他是從天門進入鬼市,那么肯定無法瞞過裘水鏡等人的眼睛,倘若不是從天門進入鬼市,難道還有另一條路可以進入鬼市?
  更為詭異的是,他居然與鬼市里的鬼神一樣,也在鬼市中擺攤!
  難道說,他根本不是活人?
  倘若他是活人的話,鬼市里的鬼神怎么會容忍他在這個地方擺攤?
  然而倘若他是死人的話,他又是怎么活生生的出現在眾人面前的?
  士子們恨不得把那個帶著人畜無害笑容的小家伙抓過來,把他研究透徹!
  就在此時,突然一個士子恍然大悟,失聲道:“我知道了,他是人魔!”
  此言一出,即便是裘水鏡也不由得身軀一震。
  人魔!
  性靈依附在人的身上,化作泯滅人性的魔!
  這個叫蘇云的少年,先是與狐妖在一起求學,現在又出現在鬼市上,無論鬼神還是狐妖,都沒有視他為異類,難道他真的是邪惡無比的人魔?
  裘水鏡突然壓低嗓音:“天門鬼市還有第四個規矩:管好自己,其他的事絕不要多問!有時候過問的事情太多,會死人的。”
  士子們心中凜然,天門鬼市應該沒有第四個規矩,裘水鏡是擔心他們的安危,這才告誡他們不要多管閑事。
  “是城里來的先生嗎?”瞎眼少年笑著問道。
  “是。”裘水鏡深深看了那個叫蘇云的少年一眼,道。
  他怔了怔,突然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他不是人魔。”
  他看到了蘇云的性靈神通。
  蘇云性靈神通很輕很淡,士子們的天眼無法察覺,裘水鏡也須得細細查看,才能看到。
  蘇云的神通很是古怪,像是一口不斷旋轉的大黃鐘。
  這口黃鐘與眾不同,像是內部由不同的環扣在一起,環與環之間仿佛有著齒輪相連。
  上一層環的齒輪大,下一層環的齒輪小,這就導致下一層環的旋轉速度要比上一層環快許多。
  這口黃鐘的環,共有七層之多。
  第一層幾乎靜止不動,第二層旋轉極為緩慢,第三層的旋轉速度比第二層快了十多倍,但是也很是緩慢。
  黃鐘的第四層又比第三層快了十多倍,不過轉速也并不快。
  到了第五層,轉動速度便可以輕易察覺了。
  第六層的速度是第五層的三四百倍,而第七層的轉速則是第六層的三四百倍,一眨眼的功夫便可以旋轉數十周!
  “這是……”
  裘水鏡驚訝萬分,立刻猜出蘇云的性靈神通的作用:“他的黃鐘是用來計時的,第一層是年,第二層是月,第三層是日,第四層是時,第五層是字,第六層是秒,第七層是忽。”
  他露出思索之色:“他的目的我都清楚,他是借黃鐘的一層層刻度,來計算自己走到了哪里。只是,等閑人根本不會用忽來計時,用秒來計時便已經足夠了。”
  雙眸無法視物的人,行走不便,需要有人牽行或者以拐杖在前探索,而這個叫蘇云的少年卻沒有用拐杖,也沒有人為他引路。
  他之所以能夠行動自如,是因為他熟知了四周的一切地理。
  僅僅是熟知地理還不行,他必須要有一個時間刻度,用時間和自己的行進速度來判斷自己到了哪個地方。
  “他用忽來計時,表明他的每一個行動都精確無比!在他熟悉的地方,他絕不可能走錯!”
  裘水鏡甚至想到更多,倘若黃鐘用來戰斗的話,那么這個叫蘇云的少年,他的每一個動作必然都會無比準確,不會浪費半點力量!
  “年紀輕輕便能修煉出性靈神通,修煉到蘊靈的境界,他的資質不凡,可惜是個瞎子。瞎子想要學東西,比其他人難了不知多少倍。”
  裘水鏡暗嘆一聲,在他心中蘇云是個可造之材,甚至比他身后的這些士子的資質都要好,但瞎了雙眼又意味著蘇云的資質再好也不可能有什么成就。
  “這口黃鐘如此精密,他是怎么修煉出這等性靈神通的?”裘水鏡心中又頗為好奇。
  如此復雜的黃鐘,精密至極,容不得半點差錯,就算是朝廷掌管歷法的官員也未必能夠修成這樣的性靈神通,更何況一個孩子?
  他對這個叫做蘇云的少年越來越好奇了。
  “蘇云,天市垣天門鎮,十三歲,七歲的時候家里出了變故,七歲,也就是六年前,六年前天門鎮……”
  裘水鏡臉色微變,又看了蘇云一眼,帶著士子們向鬼市深處走去。
  鬼市極大,曾經不少人都試圖尋找到鬼市的盡頭,然而從未有人能在一夜之間將這里探索一遍。
  裘水鏡此次也打算探索鬼市,不過見到了蘇云之后,他便沒有了這個心情。
  他尋到那個大人物的性靈,讓士子們各自前去詢問大人物的遺愿。
  裘水鏡在一旁默默的聽著大人物的性靈述說自己的遺愿,心中感慨萬千。
  他認識這位大人物,非但認識,而且當年的交情匪淺,甚至可以稱為摯友。
  后來兩人因為一件小事發現彼此理念不同,這才慢慢疏遠。
  雖然理念不同,但他對這位大人物沒有怨懟之言,心中只有尊重,因此才會帶著士子們前來完成大人物未了的心愿。
  “……我此寶名叫浮世鉛華筆,乃我畢生所煉,取此寶只有一個要求,誓死報國。”
  裘水鏡聽到大人物的性靈說出這話,臉上露出笑容,心里卻有些酸楚。
  自己這位摯友,即便是在死后也放不下這個國家。
  他們兩人都選擇了救國的路,只是目的雖然相同,但實現的方式不同,因此是理念上的區別,導致了他們的分道揚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3d可以复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