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登陸 注冊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臨淵行 > 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

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岑伯,這是花二哥,是我朋友。”
  蘇云踢了踢暈倒的花狐,花狐始終不醒,少年遲疑一下,道:“岑伯,水鏡先生傳授給我洪爐嬗變養氣篇,說是我修成之后,就可以治愈雙眼。”
  岑伯沉默片刻,道:“你從前進入夜市,是為了尋找治愈你眼疾的辦法。現在你有足夠的把握治愈自己的眼疾,便不需要夜市了。你這次來,就是為了告訴我,這是你最后一次來夜市。”
  蘇云道:“我雖然不必去夜市了,但我還會經常來這里。岑伯一直照顧我。是你告訴我搬到天門鎮去住,又告訴我時間刻度,還告訴我可以通過這根麻繩爬到夜市,尋人治療我的眼睛。每次我去夜市,岑伯還一直在下面等我平安歸來……”
  “我不需要你記著我的好。”
  岑伯冷冰冰的打斷他,從墳頭上起身,背負雙手駝著背走到他的面前,側著臉抬頭看著他:“你只是一個住在我家附近的煩人的小屁孩而已!你呆在你的小房子里不安分,敲得我睡不著覺。我不是對你好,我只是想趕走你。”
  蘇云露出笑容。
  岑伯哼了一聲,圍繞著他轉了一圈:“你眼瞎的時候討厭,眼不瞎那就更惹人厭了。我要走了,出遠門,很遠的遠門,不會回來了,免得見你就煩。”
  蘇云眼圈一紅:“岑伯,你……”
  “我今晚就走。”
  岑伯依舊冷冰冰的看著他,聲音里還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畢竟咱們鄰居一場,我把這繩留給你了,算是給你留個念想。”
  蘇云鼻子發酸,忍不住要落淚,心里有些悵然和失落:“岑伯,你不等到我治愈眼睛之后再走嗎?我想看一看你,岑伯就像我父母一樣照顧我……”
  岑伯看著他,臉上的冷漠漸漸消散,似乎冰冷的眼神下面藏著火熱的內心,道:“我看你就煩,還是不見比較好。你從天市回來后,扯一扯麻繩,麻繩自己會落下來。”
  他走入自己的墳墓之中,忽然那小小的墳墓中,有無窮無量的華光飛躍而起,一時間光芒萬道、萬丈,在天空中縈繞,澎湃,沖蕩,然后越升越高!
  那光芒是由無數文字組成,文字沖天,像是一面令人高山仰止的峭壁,誦念之聲也自嗡鳴,像是有無數個聲音在念誦。
  光芒中,岑伯踏著這壘壘的文字而行,像是行走在書海之上。
  他不再是駝背老人,他越走越高,也越來越年輕,像是滿腹經綸詩華的賢者,卻無從施展抱負,只能遠離塵世。
  他漸行漸遠漸無書。
  終于,岑伯與他的文字一起,消失在銀河霄漢之間。
  可惜這一幕,蘇云無法看到。
  遠在數百里外的朔方,瓊樓入云,大廈林立。
  裘水鏡站在朔方城最高的樓宇之上,遙遙看到光幕逆行如流水,從地面升起,升上高空,他不禁動容。
  “性靈皎皎,光輝如明月之華,文字如垂麗天象,元朔國四大神話之一的儒圣,放下了一生的執著,離世歸了神道。”
  裘水鏡遙遙舉杯:“岑圣人走好。”
  花狐偷偷張開眼睛,瞥了瞥天空,岑伯已經離開,他這才松了口氣,骨碌爬起來。
  蘇云找到那根繩索,道:“花二哥,到這里來。咱們順著這根麻繩爬到夜市里去。”
  “那根繩,是岑老鬼的上吊繩……”花狐瑟瑟發抖,這句話沒敢說出口,硬著頭皮來到蘇云身邊。
  蘇云提醒他道:“二哥,你抓住繩索,這繩索會自己帶著我們進入夜市。”
  花狐抓住麻繩,突然只聽呼的一聲,那繩索竟然如同活過來了一般,瘋狂向天上生長!
  花狐耳邊只傳來呼呼的風聲,再低頭看去,別說柳樹,即便是夜色中的天門鎮都變成了微不足道的小點兒!
  “別怕,別怕。”
  他隱隱約約聽到蘇云的安慰聲:“很快就到了。”
  花狐身體僵直,死死抱著繩索腦海里一片空白。
  終于,繩索不再生長,蘇云輕輕一蕩,腳步落在地面上,又轉過身來抓起花狐的后腦勺,試圖把他從繩索上摘下來。
  花狐依舊死死抱住繩索不松開,蘇云用力掰開他的爪子,這才把他從繩索上摘下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3d可以复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