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登陸 注冊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臨淵行 > 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

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蘇云心中納悶:“這些鱷龍圖是鱷龍吟的散手,可是為何會出現在我的黃鐘刻度上?而且這些鱷龍圖有什么作用?”
  黃鐘是用來計時的,鱷龍吟的散手卻是用來戰斗和磨礪身體的,兩者毫無干系。
  然而鱷龍吟的散手卻化作烙印,印在黃鐘的刻度上。這種事,裘水鏡和野狐先生從未提起過。
  “事出有因,鱷龍吟與黃鐘聯系到一起,說明兩者之間必有關系。”
  蘇云思索,心道:“只是這種關系,暫時還未被我發現。”
  鱷龍吟散手烙印在黃鐘上面,說明二者是從屬關系,鱷龍吟散手從屬于黃鐘。
  “說不定將來我修煉其他法門,也會烙印在黃鐘上。我是把鱷龍吟的散手融會貫通之后,黃鐘上這才出現鱷龍的圖案的,多半其他法門也需要修煉到很高的層次,才能烙印在黃鐘上。”
  他想到這里,突然氣血動蕩了一下,虛弱感傳來。
  同時,花狐看到蘇云的氣血顯化的鱷龍忽然停止蛻變,消失不見。
  他不禁暗暗為蘇云惋惜,剛才蘇云差點一點便做到了鱷龍吟的第三成就,甚至只差一步便可以讓鱷龍蛻變成為蛟龍!
  花狐把自己所見告訴蘇云,揣測道:“之所以蛻變不成功,還是因為你的元氣修為,不足以支撐這場蛻變。”
  蘇云驚訝,他并不知道發生了這些事,他只是感覺到自己突然間氣血空虛。沒想到在他“觀察”黃鐘的時候,他的氣血也在發生蛻變!
  “也有可能是因為小云哥對化蛟了解不多的緣故。”
  青丘月躺在擔架上,道:“倘若小云哥的氣血化作蛟龍,那就有四種成就了!所以,全村吃飯蛻變,化作蛟龍,小云哥無論如何也須得去一趟,觀摩一番!”
  蘇云沉吟,他雖然在仙圖中見過鱷龍蛻變化作蛟龍的情形,但鱷龍下一刻便被突如其來的仙劍斬殺。
  而且當時他更關注的是鱷龍四大雷音和蛟龍變化,對于蛻變本身并沒有太多關注。
  現在看來,蛇澗的大黑蛇蛻變化作蛟龍,他的確必須要去一趟。
  “我雖然目不能視,但是我關注的是氣血上的變化,無需用眼睛去看。只需要捕捉到全村吃飯從蛇形態演變為蛟龍形態時的氣血變化,我便也可以把握到自身的氣血變化。”他心中暗道。
  他的傷勢雖然好了許多,但嘗試復現那一劍時,右臂還是難以承受那狂暴無比的氣血沖擊,蘇云只得忍耐下來,繼續修煉洪爐嬗變上下篇打熬身體。
  “等到全村吃飯化作蛟龍之后,我的傷便會完全好了,應該可以承受得住氣血沖擊了。”
  終于,七日之期到了,恰恰是九月十四,月亮尚未圓滿。
  天還沒有黑,幾只狐貍便一瘸一拐的和蘇云一起向蛇澗出發。
  “蛇澗一直沒有動靜,全村吃飯說他在晚上子時蛻變渡劫,咱們去早一些,到蛇澗的上游去。”
  蘇云提議道:“蛇澗上游居高臨下,可以一覽無余。”
  蛇澗上游要經過臨邑村,無論是蘇云還是花狐平日里都不愛去那里。臨邑村的居民房屋是建在樹上的,而且這些居民聒噪,經常嘲笑他們。
  不過這次去蛇澗上游,便必須要經過臨邑村了。
  一人四狐走到太陽落山,終于來到臨邑村,只見參天樹木林立,密不透風,仰頭望去,只能從零星的縫隙看到天空。
  這臨邑村是在山坡上,高樹的樹冠間有著大大小小的房屋,一只只人面狍鸮站在小小的門扉前,側頭看著他們,目光詭異。
  “瘸子——”
  突然一只狍鸮大笑起來:“咕咕,瘸子,還有瞎子,還有兩個半身癱子和一個殘廢!咕咕!”
  樹林間頓時熱鬧起來,樹上的房屋紛紛被打開房門,有的則推開窗戶,從里面探出一個個毛茸茸的腦袋。
  那些鳥兒樂不可支,紛紛嘲笑起來:“天門鎮的小瞎子,咕咕,帶著胡丘村的殘廢們,咕咕——”
  蘇云和花狐等人一言不發,沿著山道往前走,被臨邑村嘲笑了一路。
  待他們走到村外,忽然臨邑村中一片喧嘩,有狍鸮高聲叫道:“父老鄉親們,蛇澗的全村吃飯,經常禍害我們!我們的兄弟姐妹每每從蛇澗經過時,便會被他吸食吞掉!這次他蛻變渡劫,在劫難逃,準備好刀叉斧鉞,今晚取他性命!”
  蘇云心道:“全村吃飯的仇家真不少,他今晚化蛟,未必能順利渡劫。”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3d可以复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