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登陸 注冊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臨淵行 > 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

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蘇云腦海中黃鐘依舊如尋常一般旋轉,而腦中的地理圖也在不斷變化方位,忽然他精神一振,沉聲道:“找到了!我們繼續走!”
  就在這時,他的耳中一片嗡鳴,刺痛感像是針一樣扎入他的腦海!
  嗡鳴聲響了片刻,這才消失,而這短暫的刺痛已經讓蘇云全身上下都是冷汗,衣衫被汗水濕透。
  他張了張嘴,卻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四周只有純粹的寧靜,完全沒有任何聲音!
  “從葬龍陵中傳來的強大氣息,壓迫我們的氣血,先是剝奪了我們的視覺,現在又剝奪了我們的聽覺!”
  蘇云定了定神:“下面剝奪的恐怕便是我們的觸覺,味覺,嗅覺和知覺。倘若六覺被剝奪……”
  他猛地咬破嘴唇,嘴里的血帶著腥味和甜味,疼痛告訴他,他的味覺、觸覺、嗅覺和知覺都還在。
  “花二哥他們感覺到有人在撫摸他們的后腦勺,這是氣血壓迫觸覺造成的錯覺,并非是有什么鬼怪在黑暗中摸我們!”
  蘇云取出神仙索,飛速把花狐捆了起來,心道:“我的黃鐘絕對沒有出錯,現在太陽還未落山!我們還有時間可以走出去!”
  花狐掙扎一下,蘇云焦急的比劃一番,花狐這才放棄掙扎。
  蘇云又把青丘月捆了起來,青丘月沒有掙扎,她的觸覺已經喪失了,感覺不到自己被捆起來。
  沒有了觸覺,沒有了聽覺,沒有視覺,她便任人擺布。
  “我們之所以會出現被觸摸的幻覺,是從葬龍陵中涌出的氣息壓迫我們的神經,開始阻斷我們的觸覺。”
  蘇云也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撫摸自己,他的觸感似乎越來越敏銳,然而這只是觸感的錯覺,他的觸感也在慢慢喪失。
  他額頭冒出更多的冷汗,四下里摸索,摸索到一件東西,勉強辨認出是貍小凡。
  他將貍小凡捆起,這時,他的觸覺也喪失了。
  “狐不平!”
  蘇云張嘴吶喊,聽不到任何聲音,他四下摸索,卻感受不到任何東西!
  “氣血!對,我還可以感受到不平的氣血!”
  蘇云拼命催動洪爐嬗變,竭力鼓蕩自己的氣血,用心去感應四周,終于,黑暗中一個個身影出現在他的感應“視野”中。
  蘇云尋到狐不平,伸手抓去,卻感覺不到自己是否抓到狐不平。
  他只能憑借捆綁的經驗,以及對氣血的感應,把狐不平捆起來。
  做完這一切,他又將四只狐妖捆在自己的背后,這才繼續向前走去。
  “我已經感覺不到自己的腿了,也感覺不到手,嘴巴里的血腥味也越來越淡了。”
  蘇云舔了舔嘴唇上的傷口,他已經找不到自己咬破的位置了。
  他的味覺、嗅覺,已經被氣血壓迫得完全喪失了。
  五覺喪失,他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具尸體,行走在純粹的未知中。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上坡還是在下坡,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經走在山崖邊緣,或是自己是否正在走入魔怪的口中!
  “我必須要在知覺喪失之前走出葬龍陵,否則知覺喪失,那就全完了。”
  蘇云已經感受不到自己的身體,知覺正在慢慢喪失,他只能在黃鐘的旋轉中,機械的邁開腿腳,按照自己腦中的地理圖,不斷的前行,回到斷崖上。
  這是無邊的黑暗,只有他腦海中的黃鐘和地理圖還亮著,只有他對花狐等狐妖的氣息感應,告訴他,他們還活著。
  蘇云繼續前行,過了不知多久,他腦海中花狐等人的氣血消失。
  他的知覺越來越微小了。
  蘇云繼續前行:“還有時間,天還沒有黑,不管那異物是什么,天還亮著,它便不能出來!”
  他憑借著最后的意志意識,告訴自己的身體應該往前走,他雖然感覺不到自己的腿腳,但是相信自己的身體會在這種意識意志的控制下繼續前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3d可以复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