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登陸 注冊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臨淵行 > 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

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蘇云面色凝重,焦叔傲的確是被神龍的靈救走,但是他從葬龍陵帶走的,便未必是龍靈了。
  很有可能是那異物假冒龍靈的身份,欺騙焦叔傲,讓焦叔傲帶著他離開這里。
  “全村吃飯前往朔方城,說在朔方有可能再會。朔方是大城,到處都是人,若是這異物為惡……”
  蘇云放松下來:“那么他必死無疑。”
  在他心中,朔方城中甚至有水鏡先生這樣的人物,自然是了不起的地方,強者輩出。
  他們休息一番,蘇云拋起神仙索,與四只狐妖一起順著繩索滑下山崖。
  夜色中,月光正美,蘇云與四只狐妖穿行在山林間,經過牛家莊時,只見莊里已經開辦白事,大擺筵席。
  蘇云只聽得人聲鼎沸,以為是各路奔喪的客人,殊不知宴席上卻是群妖亂舞。
  有些妖酒飽飯足,辭別主人,勾肩搭背往回趕,酒氣熏天,又在路上大聲喧嘩,吵鬧,好不熱鬧。
  蘇云一行人路上倒不寂寞,狐不平和貍小凡還趁夜去偷牛家莊的菜地。
  不過,當同行的妖怪看到他們走入天門鎮,那些喝醉的妖怪們便不由得打個機靈,酒意全無,沖著天門鎮的方向拜了兩拜,又或者罵上兩句,便匆匆離去。
  ——天門鎮在天市垣無人區的妖怪們眼中,是個邪惡充滿晦氣的地方。
  天門鎮燈火零落,顯然不少鎮民已經睡了,只有蘇云等人路上行來驚動的狗叫聲。
  他們悄悄回到宅院,點了油燈,蘇云與三只小狐貍張羅晚飯,花狐趁著燈光捧書夜讀。
  “這書上說,他們看到戰斗留下的痕跡,推測那個與龍一起降臨的異物,應該是龍的敵人。這是一場兩敗俱傷的大戰,異物也死在戰斗中。于是,他們嘗試召喚龍的性靈,打算詢問龍靈發生了什么事。”
  花狐一邊翻看書,一邊向蘇云等人講書中的內容。
  “他們把龍的性靈召喚出來之后,有個名叫瀅的士子,對靈有著超乎尋常的感知力,她察覺到異狀。她說,他們在召喚龍的性靈的同時,可能把另一個性靈也召喚了過來。”
  這是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
  在天道院的士子們召喚出龍的性靈之后,詭異的事情便開始發生了。
  瀅告誡大家,那個性靈充滿了邪惡,有可能與龍同歸于盡的是一個人魔。龍與人魔同歸于盡時,可能把自己和人魔的性靈放逐到其他世界,但是現在被他們召喚了過來。
  不過,瀅的話沒有多少人相信。
  那是大雪天,朔方的天氣變得有些詭異,往常是沒有這樣的大雪的,厚厚的積雪封了山,積雪有數尺深,山地中厚的地方深不見底,隔斷了他們與外界的聯系。
  第二天早上,天道院的士子們發現了瀅的尸體。
  領隊的士子很緊張,立刻召集所有人,聯手布下靈囚困天籠,把龍靈和人魔的靈困在葬龍陵,讓他們不能離開。
  倘若被人魔的靈離開,便會造成極大的殺戮,生靈涂炭,不知多少人會被人魔吞噬!
  灶臺旁,燈光忽明忽暗,蘇云和三只小狐貍緊張兮兮的聽著花狐述說著這個一百五十年前發生在大雪天的故事,三只小狐貍抱著自己的尾巴瑟瑟發抖。
  “靈囚困天籠?”
  蘇云突然出聲詢問,把三只小狐貍嚇得跳起來,抱在一起縮在墻角里,驚恐萬狀。
  花狐翻了翻書,道:“結合上下文來看,應該是我們初入谷時看到的那些石碑。領隊士子布下靈囚困天籠之后,把士子們召集起來,大家總結了自己所知的人魔的特性。”
  他繼續讀下去。
  人魔性靈善于附身,能夠依附在其他人身上,模仿他人。
  人魔的性靈實力并不強,但人魔性靈附身之后,便會變得很強大,他一定會選擇性格有弱點的人,依附在他身上,控制他,最終吞噬他。
  只要心靈稍微出現一點破綻,便有可能被人魔性靈趁虛而入,奪舍控制!
  更加可怕的是,人魔奪舍之后,身體便善于變化,有可能會變成任何人的模樣!
  不僅如此,人魔甚至可以把自己的身體變化成武器的形態!
  他吞噬的人越多,實力便越強!
  在這個被大雪封閉的山谷中,一場場人性和智慧的對決開始了。
  原本同學之誼深厚的士子們漸漸地開始相互猜忌,相互懷疑,漸漸地人們分為兩派,一派居住在龍頭處,一派居住在龍尾處。
  雪天純粹的白色更是讓人絕望,當雪色染上鮮血的紅色時,這種絕望便變成了人性的扭曲。
  又有人死亡了,尸體被人發現處在龍腹的地方,雙方都懷疑是對方所為,人魔就在對方之中。
  然后又有了第三個死亡者,第四個死亡者。
  死亡的陰影籠罩著整個谷地,終于讓人崩潰,龍頭龍尾兩派幾乎是同時想到一個辦法,那就是消滅對方!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3d可以复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