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登陸 注冊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臨淵行 > 第三十八章 文圣公廟

第三十八章 文圣公廟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花狐還是有些不解,道:“有仙猿養氣篇,但是沒有先生,我們也學不會。”
  蘇云一邊翻閱仙猿養氣篇,一邊繼續往前走,腦海中不由想起自己在天門背后的另一個世界的遭遇,胸中有了一股豪氣:“那就我來做這個先生,把仙猿養氣篇教給你們。”
  幾只小狐貍面帶憂色。
  先生,不是誰都能做的。
  倘若對功法理解出錯,不但自己會練錯,也會傳給士子,遺禍不淺!
  不過,花狐他們也明白蘇云的意思,袁家嶺遲早會發現袁武的尸體,肯定會追殺過來。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現在了解袁家嶺的功法,有備無患!
  前方道路有積雪,很是難走,蘇云穿戴整齊,與花狐等人趟雪快步前進,走了幾里地便被累得氣喘吁吁。
  這雪淹沒腰身,走起路來,根本看不到花狐、青丘月等人。
  而且天上居然又下起雪來。
  剛才還是晴朗的天,現在飄雪紛飛,更要命的是天色越來越昏暗。
  “下雪了,便不用擔心被追上了。”
  蘇云松了口氣,取出神仙索向空中一拋,雪地里四個小娃娃紛紛躍起抓住繩索,被帶到天空中。
  蘇云也抓住繩索,來到空中。
  神仙索是件了不起的寶物,但是這件寶物怎么用才是關鍵,他只琢磨出把繩子拋在空中這一種用法。
  這繩子可以帶著他們走出一繩之地,——繩索飛到高空,會向前鋪開。
  繩索縮短時只是一根上吊繩,長短不過七尺,勉強能掛在樹上再搭個扣掛人,但變長時卻有七百丈。因此一繩之地是七百丈距離。
  蘇云等人踩在繩索上,向前走出七百丈距離,這才抓住繩頭,順著繩索滑了下來。
  高空更冷,他們被凍得幾乎抓不住繩索,青丘月險些摔下來,幸好蘇云抓住了她。
  眾人落地,蘇云沉聲道:“大雪茫茫,而且還在下,天色又陰沉,袁家嶺的猿妖絕對找不到我們的足跡!”
  他們冒著風雪繼續前進,狐不平嫌變成人走得太慢,于是把衣服脫了收拾到包袱里,又變回狐貍。
  只是這小狐妖在雪地里鉆了片刻,又變回小妖孩,默默的穿好衣裳。
  貍小凡悄聲詢問,狐不平沉默片刻,這才道:“冷。凍屁股,凍耳朵。”
  花狐打趣道:“這是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啊。以前冬天一件衣服都不穿,現在穿上了就難脫下來了。”
  如此又走了六七里地,天色越來越昏沉,蘇云個頭高,四下里張望,在風雪昏暗中看到一座被壓得低沉的門楣。
  積雪覆蓋了廟宇,遠遠只能看到雪白的屋頂與周圍一色,門楣沒有積雪,還可以勉強辨認。
  他們頂著風雪向那廟宇走去,來到跟前,蘇云仰頭張望,匾額上的文字掛了雪,難以分辨。
  他張口吹了口氣,匾額上的積雪飛揚,露出“文圣廟”三字。
  蘇云松了口氣:“文圣廟供奉的是儒家的圣人。儒家圣人行為處事正派,在這里借宿應該不會有事。”
  他伸手敲了敲門,半晌無人應答,于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文圣廟院子不大,除了主殿之外便是東西兩廂,東廂是廟祝放柴做飯的地方,西廂來客借宿休息的地方。
  蘇云帶著花狐等人先去主殿,只見這里供奉著儒家的圣人,躬著身子,一手捧著本書,一手指點書中文字,不知是向別人請教還是給別人講解書中的文字。
  蘇云在供壇下尋到了香,點燃了,插入香爐,眾人對這位儒家圣人拜了拜,然后退出大殿。
  他與花狐去東廂抱了些干柴,青丘月、狐不平等人在西廂收拾房間,這里沒有被褥,只是收拾一下,清掃灰塵而已。
  蘇云搭好小小的篝火堆,點上篝火,又在篝火上搭了一個簡易架子,把一口小鍋放在上面。
  花狐抱來一個大雪團放在鍋里,雪團漸漸融化。
  蘇云從包袱里取出洛饃,在火邊烤一烤,烤出面和雞蛋的香味來,分給眾人。
  眾人囫圇吃下,水又開了,他們各自喝了些水,狐不平開門去看外面天氣,只見天色已晚,風雪卻漸漸停了。
  雪后的天空卻不黑暗,反而能夠朦朧看到遠處。
  “關門,關門!”
  眾人在后面催促道:“好冷!別放涼風進來!”
  狐不平站在門前,回頭道:“外面好熱鬧!”
  眾人詫異,蘇云上前,隔著破爛墻頭向廟外看去,只見廟外果然亮堂熱鬧。
  此去廟外百十步,便是一棟大宅子,占地約有十多畝,燈火通明,里面傳來絲竹聲和嬉鬧聲,像是有人在里面夜宴,飲酒作樂。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3d可以复式吗